让信仰开花 让美丽生根

——《像自由一样美丽》推荐

“鸢尾花有着宽宽的美丽的叶子,它的根茎很强健,在最差的条件下也能够顽强生存。只要春天来临,鸢尾花就一定会伸出细细长长的花茎,盯着那花儿,大片大片、大朵大朵地盛开起来,放出生命的光彩。”

这不是浪漫者对生命的赞美,也不是有心人对春光的咏叹。这是著名美籍华人作家林达笔下描绘的画作——这是一个犹太孩子在禁锢中,用画笔绘出的生命之光。

这样的画作有四千五百张,这样的孩子有一万五千多名。林达,一对合用笔名的美籍华人夫妇,将其中的数十幅作品展现在自己的文集《像自由一样美丽》中。林达用细腻的笔触,帮助我们认识这群孩子,认识他们背后为其塑造信仰的犹太艺术家们;引领我们走进一个个被突然中断的童年,走进一幅幅被冒着生命危险而保存下来的犹太儿童画;去感受他们生命里的黑暗,也感受他们精神世界的灿烂。

林达被誉为是“介绍美国最好的作者之一”,他们以往的作品大多是旅游笔记,以友人书信的形式写出自己旅居欧美的见闻,对这些国家的宪政、法治和历史都有很深的思考,其中的《带一本书去巴黎》我也正在拜读。自己阅读林达的作品,则正是从这本《像自由一样美丽》开始的。这本书应该是他们作品中,内容最稚嫩却最沉痛的,它最不美丽,却也最是美丽。林达用一贯平和、柔韧又坚定的笔风,将这群孩子的苦难娓娓道来,将这个民族的美丽慢慢呈现——

现实是黑暗的,这些犹太儿童每天要面对恐怖和邪恶:被关押在捷克的特莱津集中营,在不同的年份出生,却几乎都在同一年死去。他们的画作因此不约而同笼罩在压抑和不安中:封闭的门窗、监视的眼睛、黑色的塔楼、黑色的一切……

与此同时,却仍有美好在画纸上发芽:蝴蝶结、花裙子、金色的秋叶、紫色天空的花园、河里走着的大船小船……这些,依然传达着孩子们对生活的热爱、坚持和梦想。而这,正是集中营里以弗利德为代表的艺术家们的坚守,他们用生命维护着孩子们内心的宁静和智慧,他们创造各种机会秘密上课,教画画、排歌剧、办音乐会。他们将艺术变为黑暗中的光烛,保存孩子们内心的一丝光明。

这些还有必要吗?生命终结的边缘,艺术和梦想还有必要吗?我看到林达在书中这样解读:邪恶,毁灭着物质文明的存在,更在毁灭人的心灵。犹太民族遭受的厄运,甚至会让他们的精神被拦腰截断、失落民族自信。以弗利德为首的艺术家们是要维护那些孩子们的幼小灵魂,用可能的一切艺术手段,使孩子们保持正常儿童对美的敏锐感受。他们,是在为自己的民族保存一个未来——哪怕这在残酷的现实中,显得那么不可思议。

原来,这就是信仰。对生活依然抱有的热情和信仰,让人在苦难中也相信鲜花可以盛开。哪怕有哭泣、有恐惧、有噩梦、有黑暗,但这些诗文与画作明明白白告诉我们,他们的欢笑、勇气、梦想、坚守,没能被斩断,没有被扼杀。这样一些十来岁的孩子,对自己的民族依然充满自信。所以他们“毫不迟疑地握住长辈和老师们伸过来的手”,从那里汲取知识和文明的养料,积蓄力量。

也许正是这种对生活的信仰、对民族的自信,让犹太人民在面对自身巨大的不幸与民族深切的绝望时,依然保有内心的淡定、热情,不丢失自己的尊严、不放弃生活的尊严。他们所坚守的是文化、艺术,又不仅是文化艺术——这些坚守正滋养、强大着他们的民族性,在积淀中化身为血性和创造力,在有朝一日重聚、建国、走出泥淖,最终在苦难之上真的开出花朵。

民族如此,个人亦复如是。这本书让我明白了,个人精神世界的塑造,也决定了自己的未来。正所谓:思想有多远,你就能走多远。所以,当我们对犹太民族投以钦佩、赞叹的目光时,别忘了捧起书本修炼自己。文学和艺术的涉猎,不是因为酷炫,不仅源于兴趣,而是让自己内心更从容、坚定,目光更深邃、睿智,精神永葆健康和自由——像自由一样美丽!

所以,让我们修炼自己的美丽吧!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

正在获取,请稍候...
00:00/00:00